半恬i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陆拾里:

賢咲青章x_:



校园暴力,在下小学时候几乎每天都有。

一开始都是语言暴力,小学生啊,骂得要怎么难听怎么骂。

然后在下本来就体弱,特异性皮炎,夏天短袖短裤皮肤都露在外面,讲真自己也觉得挺可怕的,然后呢

班里有一位男同学拿刀指着在下,差点划到破口的皮肤

当时在下的病就恶化了

整个暑假治疗

在下小学的班级呢…班风特别特别差,五年级一星期换了14个数学老师,都被气哭过,还有被气住院的。就是那种跳上桌子指着老师鼻子跟老师吵架的。

也许因为在下特别不合群——班里人都在说游戏就在下一个人闷头读书,渐渐就受人欺负。

“xxx老在那装乖,书呆子,辣鸡”

这是骂得最好听的。

难听的不说了,辣眼睛。

四年级班里暗地里组织了一个“反(在下名字)2B团”的,后来被一个人走路风声传到在下耳朵里了。

在下第一次跟老师说这件事,老师要求每一个参与的人写检讨并给家长打电话。

然而并没什么卵用:)

五年级情况恶化,你不找他不惹他就凭空骂你,稍微文静点的女生就躲在下,或讽刺。

但在下跳级走了,然而有他们微信。

六年级也是如此。

就连毕了业暑假都是。

这点有必要说一下,暑假上课外班,有一个不跟在下小学一班的,看在下一直不顺眼。课外班正好遇见他,就在课上使劲骂在下,挑衅。

当天晚上他通过在下小学同班同学想加微信,在下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但马上屏蔽他了,翻他朋友圈,第一条就是骂在下的,底下很多人点赞。

然后就把他删了。

他不死心,通过在下小学同班同学骂。

那是在下见过最难听的词,从骂在下父母到亲戚到在下本人。

在下第一次被骂气哭。

本来刚从广州治疗完回来,一晚上全发作了。

因为那天晚上有一定的关系,在下上新初中后一直就不太好。

然后呢

去年期中考试的时候彻底恶化,11月开始就没上过学。

现在休学了。

bb这么久就想说一句:拒绝校园暴力欺凌从我做起。

往蓝手转发.

感谢看到现在的你.




曄ちゃん:







德古林那:










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包括我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呸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救救孩子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













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。















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













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










二筒:

天天微博故事更新~~

这一身真的好看!!

衣服裤子鞋子,微博都有大大8出来了~可以自己去看,纪梵希,Adidas~

🌸Oct.星轨:

(疯狂草稿流注意!!!)
一个存了很久的梗

穿越半个冰场来牵你的手♡(。・ω・。)

我有时候存图不太注意,如果后面那两张图有什么不适合转发的话,还请麻烦小天使提醒我一下
靴靴(。・ω・。)ノ♡

Why so serious?:

推上樱!花!妹!子!写的同人文!!!

作者:twitter:みやこつばき
海的女儿在平昌?神展开!本人日文渣翻望见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译文:

很久之前,在一个地方,有一个叫做“人オーサー”的城堡。(就叫人鱼城堡吧)
人オーサー就是上半身是人类,下半身是オーサー的生物,城堡中的金博洋公主非常美丽。
在人オーサー的世界里,长到十五岁就被允许去周游人界。金博洋到了十五岁,就向着人界出发了。
到达人界,首先出现在眼前的是大城市平昌。羽生大人正在那里开生日宴会。
看到羽生的样子,金博洋就对他一见钟情了。金博洋正看得发呆,天空突然一点点阴暗起来,看上去暴风雨就要来了。因为强风暴雨肆虐,整个平昌城轰然倾倒坍塌,羽生整个人被卷入风暴,摔了出去。
“糟糕!”
金博洋立刻动身去找羽生,把晕倒的他送到安全地方。这时,金博洋看到年轻的宇野正向这边走来。想到在人鱼的世界里有一条“绝对不可以让人类看见自己”的守则,金博洋慌慌张张躲了起来。过了好久,宇野终于发现了晕倒在一边的羽生。正巧这时羽生恢复了呼吸。
“啊,是你,是你救了我!”羽生把眼前的宇野误认做自己的救命恩人。
看到这一幕的金博洋非常失望伤心,转身回到了人鱼城堡。但是他始终忘不了羽生,于是去找城里的魔女,拜托她把自己变成人类。
魔女听了金博洋的请求,这样回答:“把你变成人类很简单。但是如果你的这场恋爱无法实现,你就要变成日本队的代表选手。这样也可以吗?”
“可以。因为我想和他在一起。”
“那么作为许愿的代价,我要得到你的花样滑冰表演。因为你的花样滑冰被评价为最美的表演。”
于是金博洋重新来到人界去找羽生,但羽生已经决定和他认定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宇野结婚。




金博洋知道这个结果,茫然若失伤心极了。这时她的姐姐们出现,来到她身边,对她说:“我从魔女那里得到了一把匕首,你把匕首刺进他的心脏,把血涂到奥运五环上。这样你就可以返回人鱼城堡了。”
但是金博洋没有这么做,没有伤害羽生,最后变成了日本队的代表选手。

fin.

二筒:

没有冰童就只能自己拣娃娃的天总~

你比娃娃更可爱啊!

超级有礼貌,捡完还回去谢礼,看到滑稽出场的时候真的很滑稽了~~

猫di阁楼:

【我有打tag哦,不好意思我有cp洁癖如果在评论里有…的话我会删,麻烦大家互相尊重一下啦~

不论在陆地还是冰面

平地摔这项技能他俩都有get到 又心疼又想笑

【摔倒了还要撒会儿娇,你俩也是十分可爱了(づ ̄3 ̄)づ╭❤~】

P4网上搜到的,这突然的一下真吓我一跳( * ̄▽ ̄)((≧︶≦*)

注意安全少摔跤吧~


狐孽:



做个修正,17年2月,四大洲


柚子是亚军,天天第五


我图片里记错了


tag一周年的献礼
之前也看到有小伙伴整理了时间线
但这并没有什么冲突,忽略文中一些错别字
这个时间线是我为亲友写文特意整理的
该时间线请与@千岁哒哒哒 的《他们俩》配套食用,效果更佳。

回顾tag这一年多也算跌宕起伏吧
之前热度大涨,锁了一些相关的文
冬奥之后,因为忙于花滑相关知识和天天过往比赛回顾的文档制作
自己对于tag的关注有所下降
虽然我不怎么在tag露面
但其实我一直都在
看着tag如今的形式,真的很欣慰

这两个少年是世间的瑰宝,也是世间的美好
一个惊艳了时光,一个温柔了岁月
我想我始终会认识他们,无论时间早或晚
因为他们,认识了一群可爱的人
期盼四年后于北京相遇
期盼遇上那个最好的自己

tag创建的那一天有个约定就已经生成
无论面对任何困难,都要守护它
因为,家,在这里!





上天会眷顾所有努力的孩子:

抱歉,占个tag,真的觉得这个旁白很美,很适合柚天,如果有太太要剪视频的话,可不可以考虑一下?不过这个旁白的音频可能会很难找,b站上有相关视频,要是有人感兴趣的话,真的强烈去听一听这个旁白!!!!!

2月30号见:

羽生选手,倒滑的时候请一定注意安全!不要到处乱瞄!

这种撩法还做了不止一次啊大牛 ;-)
这次貌似有预谋啊 ;-)

最后一p就是我之前发过的,呵呵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╮(╯_╰)╭